永不忘记——纪念《慕尼黑惨案

说到斯皮尔伯格的电影《慕尼黑》,其实以前看过,最近说不清是什么契机,又把这部2005年的电影翻出来看了一遍。当年此片获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其它四部为《断背山》、《卡波特》、《撞车》、《晚安,好运》),随着环球和梦工厂LOGO呈现,悲凉的女声吟唱响起,似乎意味着主题的沉重。因为这部电影,想写一些和电影有关,但也不能说是影评的东西。

电影是以真实事件为背景,就是举世震惊的慕尼黑惨案。1972年,第20界奥运会在德国慕尼黑举办。德国政府为树立二战后以恢复成为文明国家的形象,极力邀请以色列参赛,而以色列也派出了至当时为止最为庞大的代表团。这原本是一届成功的运动会,但当时德国政府和国际奥委会并没有反恐意识,不太重视奥运会的安保工作。9月5日,8名隶属于法塔赫(就是阿拉法特当头的巴解组织)的“黑九月”翻墙进入奥运村以色列运动员公寓,杀害两名反抗的以色列运动员之后,将其他9名以色列运动员和教练绑为人质,要求以色列政府释放200多名法塔赫战俘。

德国政府经过谈判,同意派两架直升机运送和人质前往军用机场,在那里换乘波音飞机前往开罗。但是德国人并不打算放离去,而是要在机场解决问题。但在那时,反恐并不像今天这样,在很多国家都有反恐特种部队和周密的措施。德国政府的部署一塌糊涂,德国军队因为法律限制无法参加战斗,前往机场突袭的装甲车因为围观群众被堵在路上无法及时参战,而在发现为8名而非预先他们估计的4名之后,又没有及时通知机场的狙击手。

的直升机到达机场后,原本安排在波音727飞机上的德国警察居然提前撤退,察觉不妙,机场埋伏的5名狙击手开火,但是居然有两枪没打中。双方激烈交火后,5名被击毙,3名被捕,两架直升机上的9名以色列运动员全部被杀害。

电影的主要情节,是讲述1972年慕尼黑惨案之后,以色列情报机构摩萨德实施名为“上帝之怒”的报复行动,大规模追杀惨案主谋“黑九月”组织成员。谍战情节也还算得上精彩,真实情况据说更加惊心动魄。电影里斯导也加入了一些人性的因素、对“冤冤相报”的思考。

然而,这些东西不是重点,重点在于电影里以蒙太奇手法穿插的情节:黑九月8名进奥运村、和运动员搏斗、绑架人质,乘坐巴士前往机场,德国狙击手开火,人质被杀害,这一过程被斯导高度还原(看真实事件过程记录几乎一模一样)。对于笔者来说,这些时间不长的情节比起报复和谍战更加震撼人心。

影片一开始,就是一连串真实事件还原镜头,轻松翻越围墙,来到奥运村,一路上没有任何安保措施

被早起的一名教练发现,和运动员搏斗,一名运动员逃脱,另一名原本可以逃脱的运动员返回与搏斗并被杀害。

这里电影的表现手法和斯导《辛德勒名单》如出一辙,一边是遇难以色列运动员名单(女声发音方式都和辛德勒名单相似),一边是摩萨德列出的黑九月首脑黑名单。

时任以色列总理的梅厄夫人,也是以色列的铁娘子,难掩心中的悲愤,11名犹太人在德国的土地上遭到屠杀,她决心启动针对黑九月组织的大规模报复行动。

当时大量现场直播了这次事件,在机场报道的德国记者和背后被炸毁的直升机。

影片最后迎来一段高潮,穿插了机场人质被杀害的细节,和真实几乎完全一致。发现情况不妙,机场探照灯大亮。

黑九月之类的巴勒斯坦恐怖组织原本就劣迹斑斑,之前就制造了多次劫机事件,甚至直接导致原本接纳巴勒斯坦难民的约旦国王侯赛因翻脸,约旦军队对法塔赫发动进攻并消灭一半以上成员(黑九月的由来)。但即便在那个恐袭泛滥的年代,慕尼黑惨案也算是一次登峰造极了。原本象征和平的奥运会,以色列人只是运动员,来参加比赛,却遭到杀害,实在是对人类底限一次极大的挑战。

“李敖曾经为辩解,他以大卫对歌利亚为例,说弱小的一方有权选择不同的武器,这种观点有相当的市场。弱小的一方有权选择武器,但大卫虽然选择了投石而不是肉搏,他的对象仍然是歌利亚,不是歌利亚的妻子儿女。任何人都无权以任何理由滥杀无辜,无权胁持更加弱小的生命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作为旁观者,也许我们今天可以感叹冤冤相报,可以呼吁双方结束仇视。但是,如果我是那些被杀害的运动员的家属,如果我是摩萨德特工,我会欣然受命,即使会牺牲生命,即使那以后的余生都生活在恐惧之中也在所不惜。绝对不会忘记,永远也不原谅。”

以色列的报复行动持续了9年,几乎所有黑名单上的黑九月人物全部遭到暗杀,其中一次突袭黎巴嫩的法塔赫总部打死100多名巴解成员(当然行动中也殃及了一些无辜)。从那之后,黑九月推动巴解组织放弃消灭以色列这一纲领,也很少有恐怖组织敢于发动类似针对以色列的大规模了。

而慕尼黑惨案,最大的受害者除了以色列,恐怕还有巴勒斯坦。原本受到同情的巴勒斯坦,此事之后受到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人心正在一点点偏向以色列,其建国之路并没有更容易而是更加艰难。历史不断证明,想要采用的手段去实现政治诉求,基本是不可能的,而且是离目标越来越远。

德国政府因为营救不力同样受到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原本借奥运树立国际形象的努力几乎化为乌有。痛定思痛,德国专门成立了反恐特种部队GSG-9,而且在五年之后的摩加迪沙机场事件大显神威(1977年10月13日清晨,德国波音737客机被4名巴勒斯坦劫持。飞机最后在索马里摩加迪沙机场强行着陆。GSG-9紧急出动60名突击队员进行了强攻营救,交战只用了106秒,3名被打死,大部分人质被救出),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当年慕尼黑事件中被杀害的运动员里有一个名叫Moshe Weinberg的运动员,他被杀害的时候他的孩子——Guri Weinburg,只有一个月大。Guri Weinburg在影片中饰演了自己的父亲。也许,生命的延续与生生不息,才是最诚挚的感动。”

Tintin是个分享为主的公众号,无论是原创还是编辑的分享,楼主尽量保证每一篇都是优质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omanticplan.com.cn/,拜仁慕尼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