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城市曾是英国的钢铁工业中心现在天黑后女人不敢带孩子出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romanticplan.com.cn/,奥格斯堡

据英国媒体9月9日报道,米德尔斯堡是英国东北部一个城市,这里曾经是英国的钢铁工业中心。但在饱受多年失业、财政紧缩和投资匮乏问题困扰后,沦落到正艰难追赶英国其他地区发展步伐。

英国一份《城镇2020》系列独家数据显示,它现在是全英格兰最贫困的地区,犯罪率排行第三,失业和健康问题方面排名第四。

米德尔斯堡周边的蒂斯河畔斯托克顿、盖茨黑德和哈特尔普尔等城市也是英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更加凸显了这片地区的困境。近日,有英国媒体访问了米德尔斯堡,与当地居民就该地区存在的一系列问题进行了交谈。

当地的工党议员安迪·麦克唐纳认为,拯救衰落的米德尔斯堡必须首先克服交通运输的孤立性布局。

自2010年以来,当地公交票价上涨了30%。他主张东北地区要大力发展铁路网络,让人们能够以合理的支出往返于城镇和工作岗位之间。

这位议员表示,北方的许多城镇完全没有任何投资规划,这在铁路系统的混乱上表现得尤为明显。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对米德尔斯堡等北方制造业城镇未来许下了承诺,但安迪对此却缺乏信心。

“我们的下一任首相说去他的吧,而保守党议员说你必须处理一些脱欧的痛楚。但痛苦永远都落不到他们头上,遭殃的是像我们这样的城镇。”安迪说。

数据显示,米德尔斯堡的犯罪率和反社会行为在全英国排名第三。这个结果显然让当地人感到不安,近几个月来引发了巨大的政治争议。

梅根·汤斯顿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过去住在市中心,但现在住在约13公里外的比林汉姆,她甚至不敢在天黑后带着孩子们去城里面玩。

“有好多瘾君子到处向你要钱,如果你说不,他们就会尾随你,甚至凑近和你孩子聊天。你从来看不到有人巡逻、保安或是其他什么。”梅根·汤斯顿说。

当被问及,是否考虑再回到米德尔斯堡住时,这位母亲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住在这里的时候,我的门被踹开过。所以回去是不可能的。”

犯罪问题在当地政客之间也引发了激烈的争论。新当选的市长安迪·普雷斯顿因在竞选前对犯罪和反社会行为发表过强硬言论,而受到严厉批评。

此前在一篇表露当地居民和企业主对米德尔斯堡犯罪率担忧的帖子中,安迪·普雷斯顿指责当地官员对“一大群日夜游荡在街角的可疑人员”的现象无动于衷。据当地人描述,有发生在家门口的可怕帮派暴力,还有暴力分子对居民和工人的恐吓。

另一方面,米德尔斯堡的工党议员安迪·麦克唐纳对这些言论感到愤怒,他指责普雷斯顿利用当地人的恐惧心理,并声称市长利用了一种赢得“廉价”选票的“脱欧”政治品牌。

但是,在米德尔斯堡长大的普雷斯顿仍坚持自己的观点,并反对前几届政府对米德尔斯堡乱象的纵容。

米德尔斯堡地方议会主席托尼·帕金森也承认犯罪正在影响当地经济。“我们可以在这里设立很棒的办公室,我们可以在画廊或市政厅举办很棒的展览,但如果人们觉得不安全,他们就不会来。”

数据显示,米德尔斯堡的失业率居英国国第四,高达7.3%,在最低收入方面排名第十二。

米德尔斯堡的钢铁和化学工业曾为几代人的家庭提供了终身的就业机会。在2000年前后,蒂赛德(米德尔斯堡附近的一个城市,包括比林厄姆、雷德卡、斯托克顿-提斯和托纳比,是重工业中心)的钢铁产量约占全英国的三分之一,米德尔斯堡得名“铁都”。

这里出产的钢铁建造了如悉尼海港大桥等著名地标性建筑,它承载着数以百万计的乘客乘坐火车环游英国和世界。

但据估计,在过去10年里,该城市及其周边地区的钢铁行业减少了约5000个工作岗位——这些行业以压倒性优势投票支持英国退欧。

安迪·麦克唐纳表示,当地工业的失业潮导致米德尔斯堡陷入信任危机。“钢铁已经融入蒂赛德的血液,你眼睁睁地看着它一次次受到冲击,而我们已经生产出了世界上最伟大的钢铁。”

米德尔斯堡前议员汤姆·布伦金索普指着雷德卡的倒闭的蒂赛德钢铁厂,他认为这些死气沉沉的炼钢炉象征着英国对制造业核心带的忽视。

“这是大规模的工业破坏行为,政府必须进行干预。这是政府毫无作为的证据,政府对此事、对当地社区的影响缺乏认知。”布伦金索普表示。

今年5月22日,英国钢铁公司宣布破产,使英国5000个工作岗位面临风险。在此之前,公司与政府之间的救援谈判破裂,未能获得金融援助。

作为破产清算程序的一部分,英国政府下属的破产管理署已接管公司的日常管理,为英国钢铁物色潜在买家。上个月,土耳其一家养老基金组织签署了一份协议,将举行独家谈判,收购这家钢铁公司。

他说:“我认为,当危机发生时,我们的紧急出口更少,设备更少,自谋生路的能力也更弱。只有当人们有自救意识,你才能真正帮助他们。如果你拿走了帮助他们的工具,没有人会伸出援助之手,无论是个人还是中央政府。”

米德尔斯堡议会正在制定一项小额预算案。自财政紧缩以来,该议会的能力减弱了36%。

当地议会主席托尼·帕金森承认,议会正在谨慎地平衡预算,但如果其中任何一项预测是错误的,那么议会将停止向社区提供服务。

帕金森说,该议会会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是,需纳入未成年人保护计划,以及需要政府照顾的儿童数量爆炸式增长。2010年,该议会的未成年人照顾费用约占净支出12%,如今这一比例为28%。

政府要供养大约500名儿童,而情况最复杂的53名儿童每年要花费1100万英镑(约合9661万人民币),而政府全部支出预算才1.11亿英镑(约合9.8亿人民币)。

帕金森说,议会还没有到“崩溃的边缘”,但他承认,每个部门勒紧裤腰带的计划“必须成功”。政府正试图从儿童服务项目支出中削减870万英镑(约合7600万人民币)。

米德尔斯堡已经加入了全国各地议会的行列,试图通过进入商业地产这一高风险行业来平衡收支。但现实情况是,资金是如此紧张,以至于削减了一些基本服务,而这些服务使当地人对自己的城镇感觉更良好。

帕金森说:“我们不能每次都有人乱扔垃圾,就跟在后面立马捡起来。我们试图做的是改变公众行为,让大家不要乱丢垃圾,即从根源改变。”

菲利普· 哈克是一个男性心理健康组织成员,他加入了一个“地下酒吧”论坛,与男性们见面聊天。哈克认为,在提赛德这样的工业中心地带,人们的心理可能会出现负面消极的倾向。

“米德尔斯堡有经济问题,而且它被认为是自杀率最高的地方之一,能够与人交谈,能够说出来内心想法会有一些帮助。在这样一个工业城市里,充斥着男性主导的文化,人们往往不擅表达,不爱说话。”他说。

参加会议的人会谈论心理健康问题、金钱或人际关系问题。值得一提的是,参加这些活动的男性称这是一个逃避现实的机会。

“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很安静,渐渐地开始变得更加自信,只是讲述我的故事。以前,当我把我的故事告诉我的家庭医生或我的健康顾问时,他们只是说,哦,对了,已经快下午5点了。”

“而我在这里讲话,每个人都会点头,有一种兄弟般的感觉。人们会说,我完全理解你的意思。”